分享

留言

煤電價格倒掛 “漲電價”已開啓!內蒙古、上海、湖南允許“上網電價”上浮

2021/09/30 來源:紅星新聞 手機看文章 閲讀量:1,198

9月下旬以來,“限電潮”影響全國多個省份,不止工業用電,居民用電也一度受限。......

9月下旬以來,“限電潮”影響全國多個省份,不止工業用電,居民用電也一度受限。

紅星資本局調查瞭解到,煤電價格倒掛是目前“限電、停電”的主要原因之一。

9月29日,紅星資本局梳理髮現,內蒙古、寧夏、上海等地區在此前就已經陸續開啓“漲電價”的調整,允許煤電市場交易電價在標杆電價基礎上向上浮動。

此外,相關部門也在積極解決全國煤炭緊缺的問題。9月29日,國家發改委、國家鐵路集團也發佈了《關於做好發電供熱企業直保煤炭中長期合同全覆蓋鐵路運力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加大對發電供熱煤炭運輸的傾斜力度。

需要説明的是,所謂的“上網電價”,一般指的是電網向發電企業買電的價格,該價格並不等同於是居民用電價格。

對於各地政府出台的允許電力交易價格上浮的政策,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紅星資本局表示:“電力交易價格上浮對緩解目前電力緊張的情況是有好處的。”同時,林伯強也指出,除了電力市場交易價格上浮,後續關於電價和煤炭供應的相關政策都要抓緊跟上。

“漲電價”調整已開啓

內蒙古、上海、湖南允許“上網電價”上浮

9月29日,紅星資本局梳理,內蒙古、寧夏、上海等地區已經陸續宣佈,允許煤電市場交易電價在標杆電價基礎上向上浮動。

7月23日,內蒙古工信廳、發改委發佈了《關於明確蒙西地區電力交易市場價格浮動上限並調整部分行業市場交易政策相關事宜的通知》。其中規定,自8月起,蒙西地區電力交易市場燃煤發電電量成交價格在基準價基礎上可以上浮不超過10%。

中金公司研報分析稱,蒙西地區率先明確電價上浮空間,將幫助火電實現盈利邊際改善,此次調整也是2017年以來“降電價”和浮動電價政策推出後,首次放開電價管控。

據《人民日報》旗下《中國能源報》報道,8月4日,寧夏回族自治區發改委發佈《關於調整2021年電力直接交易有關事項的通知》,對寧夏今年8-12月電力直接交易有關事項予以調整,並提出允許煤電交易價格在基準價的基礎上上浮不超過10%。

隨後,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發布《關於開展2021年上海市電力用户(含售電公司)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工作的補充通知》,要求進一步完善“基準價+上下浮動”電力市場價格形成機制,取消燃煤標杆上網電價“暫不上浮”的規定。

8月底,上海市發改委發佈關於印發《進一步規範本市非電網直供電價格行為工作指引》的通知,進一步規定非電網直供電終端用户用電價格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過10%。

另據華夏時報報道,9月24日,廣東電力交易中心發佈《關於完善廣東電力市場2021年四季度運行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通知》明確,允許月度交易成交價差可正可負,同時電價上漲將傳導給終端用户。這被認為是廣東電力市場即將進入定價上漲階段。

緊接着,9月27日,湖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印發《關於完善我省燃煤發電交易價格機制的通知》,規定自10月起,將在確定電力市場交易基準價格的基礎上,引入燃煤火電企業購煤價格作為參數,按一定週期聯動調整交易價格上限。

通知中提到,建立與煤炭價格聯動的燃煤火電市場交易價格上限浮動機制,合理體現發電、用電成本,降低市場風險。目前來看,湖南省規定:“當平均到廠標煤單價超過1300元/噸,煤價每上漲50元/噸,燃煤火電交易價格上限上浮1.5分/千瓦時,上浮幅度最高不超過國家規定。”

需要説明的是,所謂的“上網電價”,一般指的是電網向發電企業買電的價格,該價格並不等同於是居民用電價格。

除了電力交易價格,全國多地區也在此前推行峯谷分時電價機制。

8月底到9月初,廣東、貴州、廣西、安徽等省份先後發佈通知,執行分時電價政策,在平段電價基礎上,上、下浮一定比例,形成高峯電價和低谷電價,從而引導電力用户削峯填谷、保障電力系統安全運行。

拉閘限電頻發

煤電價格倒掛是主因

“火電行業陷入成本倒掛發電、全線虧損的狀態,已嚴重影響到了蒙西地區電力市場交易的正常開展,並對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及電力平衡帶來重大風險。”內蒙古工信廳、發改委如此解釋調整電力交易市場價格的背景。

早在今年6月份,寧夏發改委就召開電煤供應座談會,研究電廠煤源緊張,煤炭價格大幅上漲,造成電價與發電成本倒掛,部分電廠面臨停產風險等問題。

湖南省發改委也在通知中提到“疏導火電燃料成本”。

可以看出,在此輪“限電潮”之前,各省份就已經注意到了煤電價格倒掛的嚴峻問題,並相繼出台允許電力交易價格上浮的政策。

其實,煤電價格倒掛也是目前“限電、停電”的主要原因之一。對於以火力發電為主的發電企業來説,燃煤成本基本上是最主要的成本支出。事實上,從今年上半年開始,電煤價格始終高位運行。

生意社數據顯示,今年6月4日,動力煤(京唐港動力煤市場)的報價約為930元/噸;到9月28日,動力煤(京唐港動力煤市場)的報價約1630元/噸,短短3個月的時間,就上漲了約75.2%。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僅從9月3日到28日,動力煤(京唐港動力煤市場)報價就上漲了近500元/噸。

煤電價格倒掛,帶來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供電供熱企業成本上漲,利潤空間被擠壓。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在1-8月全社會用電量兩位數增長的情況下,電力熱力供應企業利潤跌15.3%,而煤炭開採和洗選業利潤同比大145.3%,煤炭燃料加工業利潤同比暴漲2471.2%。

供電供熱企業的利潤被成本吞噬,也打破了電廠盈虧平衡,陷入“發一度電,賠一毛錢”的怪圈,9月初,大唐國際、北京國電電力等11家燃煤發電企業就因此聯名呼籲漲價。

積極解決煤炭供應、運輸問題

專家:電價和煤炭供應政策調整要抓緊跟上

日前,紅星資本局調查發現,多家煤礦表示,保供給是當前首要任務。受訪煤礦有的需要保障所屬集團旗下的電力供應,有的與電力企業簽訂了第四季度增量保供合同,都沒有多餘的庫存和產能對外售煤。

而煤炭水運相關負責人向紅星資本局表示,水運價格近期高位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上漲了50%以上。貨船的船期沒有那麼緊張,但國慶後訂船仍需等待5天。

目前,相關部門也在積極解決全國煤炭緊缺的問題。9月29日,國家發改委、國家鐵路集團也發佈了《關於做好發電供熱企業直保煤炭中長期合同全覆蓋鐵路運力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加大對發電供熱煤炭運輸的傾斜力度。

在此之前,中煤集團也表示,為進一步落實發改委保供穩價要求,中煤集團繼低於市場價格10元/噸向江蘇利港供應煤炭後,再次以低於市場價格10元/噸向浙能集團供應煤炭(“明州76”輪),保障重點電力用户用煤需求。

9月27日,據《吉林日報》報道,吉林省省長韓俊指出,要多路並進保煤炭供應,派專人到內蒙古駐煤礦,逐一落實煤炭購銷運輸合同,把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對吉林省的各項支持措施儘快落到位;爭取更多的進口指標,抓緊推進俄煤、印尼煤、蒙古煤等外採計劃;自產煤企業要專班駐礦,在保證生產安全的前提下,能開盡開,開足馬力,釋放產能;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擴大市場採購範圍;加快儲煤基地建設,推動儲備煤保質保量儘快達標。

另據《合肥晚報》,安徽省能源局也表示,督促煤炭企業全力增加電煤供應,千方百計將電煤庫存提高到7天以上並抓緊消缺,組織專家抓緊排除故障,確保不發生無煤停機和非計劃停機。

9月29日,山西省保供十四省區市四季度煤炭中長期合同對接簽訂會舉行。會議指出,中央駐晉煤炭企業將保供天津、福建、河北、廣東、遼寧等5個省市;晉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對接廣西、江蘇、吉林、安徽、上海、浙江等6個省區市,山西焦煤集團承擔河南省保供任務,華陽新材料集團承擔海南省保供任務,潞安化工集團承擔山東省保供任務,其餘保供任務由山西省各市煤炭企業承擔。

對於各地政府相繼出台的允許電力交易價格上浮的政策,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紅星資本局表示:“電力交易價格上浮,對緩解目前電力緊張的情況是有好處的。”同時,林伯強也指出,除了電力市場交易價格上浮,後續關於電價和煤炭供應的相關政策都要抓緊跟上。

“解決電力緊張,要把短期目標和中長期目標分開。短期來看,如何釋放煤炭產能、如何讓火電企業有動力去發電,解決這兩個問題,才算是過了短期這一關。”林伯強説。

林伯強繼續建議:“從長期來看,解決工業用電短缺的問題,要從產業結構調整方面入手,例如調整高耗能企業等;另外一個就是煤炭問題,將煤電的比重降下去,提高新能源發電的比例。”

(責任編輯:曾家明)

凡註明來源四方集運客服的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聯繫電話:0571-85871513,郵箱:news@ccement.com。(轉載説明

快來分享觀點

最新留言

網友留言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四方集運客服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進一步部署做好今冬明春電力和煤炭等供應

會議指出,要推動重點領域實施節能降碳改造,在主要耗煤行業大力推進煤炭節約利用。

內蒙古緊急通知刷屏 煤炭股重挫

10月7日晚間,一份內蒙古關於加快釋放部分煤礦產能的緊急通知在網絡流傳。

2021-10-08 煤炭 內蒙古 股價

山西停產煤礦27座,強降雨下煤炭保供壓力增大

山西省二十幾座煤礦因防汛需要而關閉,引發節後動力煤市場產生更大缺口的擔憂。

2021-10-08 山西省 煤炭

寧夏地區水泥價格再次通知上調

10月1日起寧夏銀川、石嘴山、吳忠、中衞等地一些主要廠家繼續通知上調各品種水泥價格50元/噸......

微信關注
  • 680+個水泥品牌報價
  • 服務於10萬+建築企業
  • 查水泥價格,就用行情通
時間 地區 均價
2021-10-08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441.79
2021-10-08

寧夏回族自治區

¥410.27
2021-10-08

青海省

¥436.87
2021-10-08

甘肅省

¥422.54
2021-10-08

陝西省

¥535.67
2021-10-08

西藏自治區

¥541.43
2021-10-08

雲南省

¥549.99
2021-10-08

貴州省

¥525.40
2021-10-08

四川省

¥595.44
2021-10-08

重慶

¥658.42
2021-10-08

海南省

¥669.65
2021-10-08

廣西壯族自治區

¥720.60
2021-10-08

廣東省

¥847.51
2021-10-08

湖南省

¥695.36
2021-10-08

湖北省

¥621.49
2021-10-08

河南省

¥616.07
2021-10-08

山東省

¥574.65
2021-10-08

江西省

¥716.77
2021-10-08

福建省

¥620.21
2021-10-08

安徽省

¥612.33
2021-10-08

浙江省

¥724.74
2021-10-08

江蘇省

¥648.3
2021-10-08

上海

¥656.00
2021-10-08

黑龍江省

¥480.19
2021-10-08

吉林省

¥585.35
2021-10-08

遼寧省

¥554.25
2021-10-08

內蒙古自治區

¥363.14
2021-10-08

山西省

¥477.36
2021-10-08

河北省

¥476.8
2021-10-08

天津

¥515.5
2021-10-08

北京

¥555.56
2021-10-09 10:51:30